水富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年案例》(妨害动植物检疫、防疫案)

2018-01-08 09:50:07 来源: 本站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20160630刑初字30号判决书。

2.案由: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戴顺友

 被告人:XX,男,汉族,云南省绥江县人,因涉嫌妨害动植物检疫罪,经水富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632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苏小敏,云南华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XX,男,汉族,四川省宜宾县人,因涉嫌妨害动植物检疫罪,经水富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632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柏代明,四川义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邓X,男,汉族,四川省屏山县人,因涉嫌妨害动植物检疫罪,经水富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于2016329日被取保候审。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杨琨;审判员:徐子涵;审判员邓启凤

6.审结时间:201568日。

(二)诉辩主张

公诉机关指控称,20158月初,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需使用木材,其采购员被告人XX明知松木不能办理运输证和检疫证的情况下,通过电话联系水富县太平镇的村民XX和绥江县会议镇的村民X帮助联系松科木材予以收购。

X知情后,便打电话联系四川省宜宾县的木材商人被告人XX,商议共同购买松木出售给富荣煤矿,XX负责购买松木并运输到富荣煤矿,X负责收款结账。2015821日,XX从四川省屏山县书楼镇石岗村以500元每吨之价向XX购买到9.73吨松木,并安排其驾驶员XX将该松木装运到云南省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以650元每吨的价格出售。同年91日,XX又以460元每吨的价格向四川省屏山县大乘镇正直村村民XX购买到11.23吨松木,以同样的方式运输到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出售。

XX知情后,便打电话联系被告人X商量合伙做木材生意,XX告知X需要办理运输证、检疫证,X在办理松木运输证时,办证工作人员告知其松木不能办理运输证、检疫证,但为了谋取利益,X委托XX帮忙办理了杂木运输证和检疫证。2015823日,X购买了松木和少部分杂木共计11.19吨后,雇请将该松木从四川省屏山县运输至云南省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出售。XX为了了解行情,随X雇请的运输车辆也一同前往。

经鉴定,上述所运输松木含有松材线虫,云南省林业生物有害防治检疫局进行风险评估认定,该松木在运输和积存过程中,对水富县、昭通市,乃至云南省的松林都有极高感染松材线虫病的风险,该病一旦扩散蔓延,将引起松材线虫病重大疫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生态灾难。

被告人XX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均无异议。

辩护人苏小敏的辩护意见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提出被告人XX具有自首情节,且认罪态度较好,有真诚悔罪表现,又系初犯,请求对被告人XX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XX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均无异议,但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辩护人柏代明的辩护意见是,因在抽取松木样品过程中没有把被告人XXX所买卖、运输的松木区分开,故含有松才线虫的样品不排除有从X处买卖、运输来的可能性,且提出被告人XX具有自首情节,买卖、运输松木数量小、带疫比例低,且没有引起重大植物疫情的后果,又系初犯,请求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X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均无异议,但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三)事实和证据 

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被告人蒋XX为富荣煤矿采购员,20158月初,煤矿需使用木材,被告人XX在明知松木不能办理运输证和检疫证的情况下,通过电话联系水富县太平镇村民XX和绥江县会议镇村民X帮助联系松科木材予以收购。

X知情后,便打电话联系四川省宜宾县木材商被告人XX,商议共同购买松木出售给富荣煤矿,XX负责购买并运输到富荣煤矿,X负责收款结账。2015821日,XX从四川省屏山县书楼镇石岗村以500元每吨之价向XX购买到9.73吨松木,并安排驾驶员XX将该松木装运到富荣煤矿,以650元每吨的价格出售。同年91日,XX又以460元每吨的价格向四川省屏山县大乘镇正直村村民XX购买到11.23吨松木,以同样的方式运输出售。

XX知情后,便打电话联系被告人X商量合伙做木材生意,XX告知X需要办理运输证、检疫证,X在办理松木运输证时,办证工作人员告知其松木不能办理运输证、检疫证,但为了谋取利益,X委托XX帮忙办理了杂木运输证和检疫证。2015823日,X购买了松木和少部分杂木共计11.19吨后,雇请车将该松木从四川省屏山县运输至云南省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出售。XX为了了解行情,随X雇请的运输车辆一同前往。

经鉴定,上述所运输松木含有松材线虫,云南省林业生物有害防治检疫局进行风险评估认定,该松木在运输和积存过程中,对水富县、昭通市,乃至云南省的松林都有极高感染松材线虫病的风险,该病一旦扩散蔓延,将引起松材线虫病重大疫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生态灾难。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物证:松木(已按规定销毁)

   2.受案登记表、指定管辖决定书、立案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文书,证明本案来源以及符合刑事立案追诉标准和对三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

3.户籍证明、抓获经过,证明三被告人的出生日期、籍贯、户籍所在地等身份基本情况和到案情况。

4.现场提取笔录,证明办案民警于2015914日从XX处提取到一份桐子树的运输证和检疫证;于20151216日从水富太平富荣煤矿XX处提取到13份文件材料。

5.植物检疫证书、木材运输证,证明XX2015821日在四川省屏山县农业和林业局办理了桐子树4.5立方米的运输证,其内容为起运是宜宾县屏山镇,目的地是昭通市水富县太平镇,所调运的桐子树未发现有害生物,同意调运。

6.收款收据,证明2015821XX收到X松木9.73吨、2015823XX收到XX松木10.19吨、201591XX收到X松木11.23吨的事实。

7.林业危险性病虫防范责任书,证明水富县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于2015530日向水富县富荣煤矿送达了林业危险性病虫防范责任书,且明确载明了调运松科植物的相关规定和处罚措施。

8.水富县林业局关于水富县太平富荣煤矿外购松木的调查情况汇报、呈请销毁疫木报告书、物品现场销毁通知书、销毁疫木记录及照片,证明2015923日相关单位将水富太平煤矿分别向XXX收购的未办理木材检疫证的松原木进行销毁的情况。

9.四川省屏山县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涉案人员XX因从四川屏山县书楼镇装运一车松木(9.73吨)到水富县太平富荣煤矿和从四川屏山县大乘镇装运一车松木(11.23吨)到水富县太平富荣煤矿被处林业罚款人民币2000元的情况。

10.水富县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于201365日因从宜宾县购入的松木,无植物检疫证、调运松原木证,违反了《植物检疫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予以没收并销毁的情况。

11.《抽样过程记录表》、《昭通市林业有害生物检验检测中心检测意见》、《全国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检验技术培训中心检查报告》、《样品检测报告》、《风险评估报告的认定意见》、《水富县9.06妨害动植物检疫案松科植物现场调查鉴定意见》、《水富县9.06妨害动植物检疫案(运输路线四川段)松科植物现场调查鉴定意见》,证明从水富县太平富荣煤矿里堆放的松木进行抽取样品送检,经鉴定,样品中含有松才线虫;且经专家评估认为,此次违规调运的松木,对水富县、昭通市,乃至云南省所有松林都有极高感染松才线虫病的风险。

12.现场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笔录证明本案案发现场、运输路线的状况和现场所处的地理位置情况以及涉案人员对现场和物品的辨认。

13.证人证言

1)证人XX证言证明,太平富荣煤矿的采购员XX电话联系他购买坑木,他便电话联系四川宜宾县大塔镇的邓老板买木料,随后,邓老板从宜宾新屏山县拉了一车木料到水富太平富荣煤矿,是他和煤矿的工作人员交接过磅的,这车木料多数是松木,还有一部分的杂木,大约有十吨左右,他们是按每吨650元交易的,XX付了他差不多7000元。这车木料邓老板是办了证的,但具体内容他没有看。

2)证人XX证言证明,2015821X联系了云南省水富县太平镇一个姓黄的老板,说有个煤矿厂要开工,需要些木料作坑木,就问他有木料卖没,他应下这笔生意后,便随X拉木料的车一起来太平这个煤矿了解行情。吃饭时,X说黄老板要证,没有证就卖不掉,他说可以,但要花200多元钱,随后X就给了他300元钱,后来他办的桐子树运输证和检疫证是93日给X的。

3)证人XXXX证言证明,X找到他两人合伙作了一个木材生意,X负责管账支付工资、买卖木材、组织砍伐运输和办理相关手续;XX负责给X带路;XX负责纠纷调解。他们不知道X将木材卖到外省的情况。2015918X打电话说因为卖了一车松木到云南被查了,公安要来四川调查,要他事情说清楚。

4)证人XX证言证明,201578月份的时候,X雇请他在江北大道的占地区砍伐树木,共计30多吨,一共装了3车,正材那车有10多吨。

5)证人X证言证明,她是屏山农林局的工作人员,屏山县关于松木类树木的砍伐证、运输证、检疫证均不能办理;XX2015821日到屏山县办过桐子树的运输证和检疫证。

7)证人XX证言证明,她是水富县太平镇富荣煤矿的办公室主任,煤矿近期收购了些木料作坑木,第一车是821日,那天下午XX打电话跟她说晚上有木料来,叫她过磅,她称完毛重后,车子就开去煤矿凉风洞场坝卸货,XX也跟着去了,等车子卸完货回来称皮重后,XX和另外一个男的就来过磅房开票,她就按XX的意思开了一张名字是X,货物为松木的票交给那个男的。第二车是2015823日早上,她听见过磅的声音便下去给车子过磅,当时XX在场,也是如第一车的车程序,她最后也开了张货物为松木的票。第三车是201591日晚上,也是一个男的拉来的松木,并且把第一车的票给她,她又开了一张名字是X的票给这人。

8)证人X证言证明,XX打电话来说要松木,他就和XX联系,也把XX的电话告诉了XX,松木的规格也是陈、蒋两人谈的,他和XX说的就是他们合伙整来卖,赚钱亏本都是平分,XX负责买木料并运到煤场,他负责结账收款。第一车9吨左右木料的钱是XX打在XX的银行卡上的,总共是6000元左右,第二车木料还没得到钱。

9XX证言证明,他平常在帮XX开货车,每个月陈老板给他4000元左右的工资。他在8月份帮陈老板运过两车马尾松木材到云南水富太平镇富荣煤矿去卖,X一起的,运输的车子是云C31372东方神龙车,地点和路线是四川屏山县书楼镇石岗村装的木材从江凹口上高速,然后从庙口下高速右转到太平镇,第一车木材有89吨,第二车是10吨左右。

10XXX证言证明,他们帮助XX介绍了XX买木材,XX又雇请他们在书楼镇石岗村采伐了8吨多马尾松。

11)证人XX证言证明,2015820日把自己位于屏山贤大乘镇正直村黄连三组的马尾松卖给了XX,重量是11.09吨。

12)证人XX证言证明,2015820日下午,XX叫他跟着司机XX去云南水富太平镇,卖一车木料给煤矿。

13)证人XX证言证明,他们煤矿封闭了一年多,今年八月十七号复工后,需要些木料作坑木使用,就安排XX根据煤矿需求进行采购,但是具体采购什么木料和数量他不清楚。201596日派出所的去矿上检查,他才知道XX是买的松木。

14.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XX供述,2015年富荣煤矿复工,需要木料作坑木,他便采购了松木准备作顶木使用。一共收购了三车松木,共30吨左右,都是他负责经手的。第一车是20158月初,他联系XX购买木料,XX回复他说有松木有杂木,但是松木的手续不好整,只有办杂木的手续,他答应后就让XX把木料拉到煤矿,有10吨左右,大部分都是松木,他拿了7000元左右给XX。第二车和第三车木料是通过X联系购买的,分别是2015820日和91日拉来的,一车是9吨多,付了6000多元给XX,另外一车是11.23吨,还没付钱。这三车都是XX过的磅,木料也都是堆放在他们厂的场坝里,他们也没有动过,现已被森林公安、森防部门和防火单位烧毁了。在买松木以前XXX都曾告诉过他松木是办不到运输证和检疫证的,但因为煤矿施工紧迫,他还是让他们把松木拖来卖给了煤矿。

   2)被告人XX供述,经X联系和介绍,他拉了两次马尾松卖给X侄儿的煤矿。第一次是2015820日,他在屏山县书楼镇石岗村买好木料后,就跟XXX一起把木料拖到云南省水富县太平镇的煤矿上,这车大概有9吨多,总共卖了5000元左右,之后XX通过农业银行汇款给他的。第二车是201591日拉去的,是在屏山县的新县城新发乡买的,应该能卖7000元左右,但是这车的木料钱还没收到。他知道跨省运输马尾松是不能办理运输证和检疫证,但为了赚钱他还是把这两车木料拉去卖了,运输木料的车子是云C31732东方神龙货车。

   3)被告人X供述,经XX介绍和联系,2015820日左右,他从四川屏山县凉坝村凉坝组买了一车木料运到云南水富太平富荣煤矿去卖,木料有10吨左右,其中6吨是松木,总共卖了5080元钱,运输木料的车是红色的敞篷货车。卖的这些木料都办不了运输证和检疫证,他便让XX帮忙办证,但是他没有看到过相关的证件,就给了XX300元的办证费用。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被告人XXXXX以及辩护人苏小敏均无异议且来源合法,内容客观,与本案具有关联,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能证明本案事实的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XX的辩护人柏代明对XX的《抓获经过》以及《抽样报告》、《鉴定意见》持有异议,认为XX是自动到案,且如实交代了基本犯罪事实,属于自首而不应为抓获到案;对抽样报告认为有瑕疵,样品的来源没有严格区分,以及两次鉴定意见结论中样品含有线虫的数量不一致,认为抽样程序存在瑕疵且XX所购买、运输的木料带疫比例低。针对被告人XX的辩护人柏代明提出的异议,本院认为,辩护人柏代明无相关证据证明上述证据属非法证据,且被告人XX是否具有自首情节,本院经庭审查明事实后会予以认定,对于抽样过程中没有严格区分被告人XXX所买卖、运输木料,并不属于程序瑕疵,因木料堆放在一起是案发当时的原貌,且而被告人未办理相关证件在先,只要木料含有线虫都会互相传染,符合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的构成要件,故本案的抽样程序以及鉴定意见数量不一致都不影响本案的罪名的成立,上述证据符合证据各项属性,与本案具有关联,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本院予以确认。

(四)判案理由

   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XXXXX违反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在未办理动植物检疫手续的情况下,买卖或运输含有线虫的松木,会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均应予刑罚处罚。被告人XXXX是在办案机关已经掌握基本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如实供述,不属于自首。三被告人归案后以及在庭审中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XXX要求对其从轻处罚的请求合法,本院予以采纳。综上所述,对三被告人依法予以从轻处罚。鉴于三被告人的认罪、悔罪表现,且均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其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依法对被告人XXXXX宣告缓刑。XXXX的辩护人苏小敏、柏代明提出的辩护意见中分别认为被告人XXXX系初犯、归案后如实供述、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与庭审查明事实一致,予以采纳,其余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均不成立,不予采纳。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采纳。

 (五)定案结论

水富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XX犯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000.00

二、被告人XX犯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0

三、被告人X犯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0元。

(六)解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条规定,违反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的,或者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的,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本案中,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的证据中《抽样过程记录表》、《昭通市林业有害生物检验检测中心检测意见》、《全国危险性林业有害生物检验技术培训中心检查报告》、《样品检测报告》、《风险评估报告的认定意见》、《水富县9.06妨害动植物检疫案松科植物现场调查鉴定意见》、《水富县9.06妨害动植物检疫案(运输路线四川段)松科植物现场调查鉴定意见》,证明从水富县太平富荣煤矿里堆放的松木进行抽取样品送检,经鉴定,样品中含有松才线虫;且经专家评估认为,此次违规调运的松木,对水富县、昭通市,乃至云南省所有松林都有极高感染松才线虫病的风险。

 

 

 

                

 

作者姓名:徐子涵

工作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水富县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