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富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年案例》(秦永明、张明坤盗窃及秦永明妨害公务案)

2018-01-08 10:42:29 来源: 本站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2016)刑初51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盗窃、妨害公务

3.当事人

公诉机关: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XX

被告人:XX

【基本案情】

2016年7月8日凌晨,被告人XX向被告人XX提议在水富县盗窃摩托车,XX同意后,二人随即来到水富县沙坪北路14幢楼下,使用随身携带的匕首以割线打火的方式将被害人XX停放在此处的一辆车牌号为云CKE406黑色钱江牌两轮摩托车盗走。逃离现场途中XXXX二人交互驾驶摩托车,当XXXX驾驶摩托车行至盐津县普洱镇时被盐津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拦截,XX被当场抓获,XX在逃跑过程中抗拒抓捕,并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将参与抓捕的盐津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协警刘刚左手手臂刺伤。经鉴定,XX被盗摩托车价值人民币5913元,刘刚的伤情为轻微伤  

【案件焦点】

    XX系累犯,对于累犯的处罚是应当从重处罚还是加重处罚。

【法院裁判要旨】

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XXXX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XX持刀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应对XX实行数罪并罚。XX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XXXX在庭审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上,对二被告人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及所提出的量刑建议成立,予以采纳。

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XX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二、被告人XX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三、作案工具匕首一把,依法予以没收。

【法官后语】

针对本案争议的焦点,即XX系累犯,对于累犯的处罚是应当从重处罚还是加重处罚。我国《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一般累犯的构成要件是:(1)前罪与后罪必须都是故意犯罪;(2)前罪与后罪必须都是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罪;(3)后罪发生的时间,必须是在前罪的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并且在五年以内。本案中,被告人XX犯盗窃罪,盗窃数额较大且具有累犯情形,对于累犯是从重情节还是加重情节如何考量是法官在办案过程中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首先,盗窃罪以情节严重作为量刑加重情节,而认定情节是否严重,不仅要考虑诸如累犯等情节的认定,也要考虑盗窃数额的多少。因为盗窃罪中,犯罪数额以外的其他情节具有双重性,即具有独立性和依附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盗窃罪情节严重的解释正是反映了这一特征。而且司法解释规定的是“可以”加重,而非“应当”加重,这表明司法解释对“累犯”这一情节在盗窃罪的量刑中所体现的灵活性,符合适用案件复杂性的必然要求。因此,在司法实践中,盗窃数额达到“数额较大”或者“数额巨大”的起点,且系累犯,对于该累犯是从重情节还是加重情节的认定和处罚,在我国刑法规定累犯为从重处罚,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实质上对累犯的处罚采用的是加重处罚原则,从形式上看,立法与司法解释存在一定的冲突,有违罪刑法定原则之嫌,但是通过实质和具体情况分析,并根据案情予以综合考量,在具体运用上,两者之间并无矛盾。

综上所述,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对被告人XX的定罪量刑合乎刑法规定。

 

 

 

编写人:云南省昭通市水富县人民法院 陈泽琴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