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富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周XX受贿案

2018-01-08 11:13:26 来源: 本站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2015)水刑初字第11号判决书。

2.案由:受贿。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屈安福。

被告人:XX,男,汉族,云南省水富县人,2015年1月26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云南东方神律师事务所律师苏小敏、邓红全。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云南省水富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邓启凤;代理审判员:徐子涵;人民陪审员:陈俊江。

6.审结时间:2015年6月8日。

(二)诉辩主张

公诉机关指控称,2011年至2014年11月期间,被告人XX利用担任水富中心敬老院医生并负责敬老院院民医疗工作的职务便利,收受水富云水医院、水富县家声医院的回扣,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11年1月至2014年11月期间,XX受云水医院院长XX请托,将敬老院的病人送至水富云水医院共计176人次,治疗费用共计人民币769334.43元,XX按总住院治疗费用的10%收取回扣款,实际得到人民币76700.00元。

2012年1月至2014年11月期间,XX按家声医院副院长XX请托,将敬老院的病人送至水富县家声医院共计106人次,治疗费用共计人民币601877.46元,XX按总住院治疗费用的10%收取回扣款,实际得到人民币60186.00元。

综上,XX共收受家声医院、云水医院回扣款共计人民币136886.00元,其中7000余元用于感谢家声医院工作人员吕慧、XX,其余钱款被其耗尽。案发后,XX退缴赃款人民币87300.00元。

被告人XX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收受家声医院的回扣款的总额有异议,其他的均无异议,其辩解家声医院给予回扣的标准是以每人次100-150元,所收受的金额不是60186.00元

辩护人苏小敏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XX只是一般劳务人员,不属于从事公务的人员,不能以国家工作人员论;虽然公诉机关指控的XX收受云水医院回扣款76700.00元是事实,无异议,但被告人XX在收受家声医院回扣款是以每人次100-150元为标准,总额大概为一万余元。公诉机关指控收受家声医院回扣款60186.00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多份证言相互矛盾。综上所述,被告人XX所收受的回扣款只能作为不当得利或违纪所得予以没收。

辩护人邓红全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XX先是以证人身份协助水富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调查,随后才被确定为该案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故XX具有自首情节,对其应当减轻处罚,且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问题的意见》;除此之外,XX还具有如实供述、认罪、初犯并退赃等酌定从轻、从宽情节。综上所述,建议对被告人XX减轻处罚。

(三)事实和证据 

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1年至201411月期间,被告人XX利用担任水富中心敬老院医生并负责敬老院院民医疗工作的职务便利,收受水富云水医院、水富县家声医院的回扣,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111月至201411月期间,XX受云水医院院长XX请托,将敬老院的病人送至水富云水医院共计176人次,治疗费用共计人民币769334.43元,XX按总住院治疗费用的10%收取回扣款,实际得到人民币76700.00元。

20121月至201411月期间,XX受家声医院副院长XX请托,将敬老院的病人送至水富县家声医院共计106人次,治疗费用共计人民币601877.46元,XX按总住院治疗费用的10%收取回扣款。因XX收受回扣款时间较长、次数较多,且每回实际得到的金额是去掉小数点或者是去掉零头的数目,XX和家声医院的工作人员都不能准确陈述每回交易金额和总额,故将实际得到回扣款的金额精确到百位,即人民币60100.00元。

综上,XX共收受家声医院、云水医院回扣款共计人民币136800.00元,其中7000余元用于感谢家声医院工作人员吕慧、XX,其余欠款被其耗尽。案发后,XX退缴赃款人民币873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XX的出生日期、籍贯、户籍所在地等基本情况。

   2.线索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明本案来源以及符合刑事立案追诉标准。

3.到案经过,证明被告人XX2015115日被刑拘,2015118日水富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延长拘留至2015122日,同年126日,昭通市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决定对犯罪嫌疑人XX予以逮捕,并由水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4.敬老院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水富县中心敬老院是依法注册、登记的机关、企事业单位或者社会团体。

5.水富县人事和劳动社会保障局文件、事业单位聘用合同、2013年度事业人员考核登记表,证明被告人XX的人事情况。

 6.水富县中心敬老院管理工作人员职责、昭通市人民政府文件、农村五保户供养工作条例,证明被告人XX的工作职责范围以及敬老院的性质和院民住院费用资金来源。

7.云南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费用报审单、水富县中心敬老院院民住院明细、费用报销单,证明被告人XX20111月至201411月期间,将敬老院的病人送至水富云水医院共计176人次,治疗费用共计人民币769334.43元,并按总住院治疗费用的10%收取回扣款,实际得到人民币76700.00元;20121月至201411月期间,XX按家声医院副院长XX请托,将敬老院的病人送至水富县家声医院共计106人次,治疗费用共计人民币601877.46元,XX按总住院治疗费用的10%收取回扣款,实际得到人民币60100.00元。

8.收款收据,证明被告人XX201522日退缴赃款人民币87300.00元。

9.证人证言

1)证人XX的证言证明,水富云水医院为了增加收入和效益,就以返回扣的方式联系了敬老院的周医生,让其把多安排需要就医的院民到他们医院住院治疗。周医生应允后,医院便从2011年初以敬老院病人住院治疗总费用的10%的现金给周医生返回扣。每次回扣款数额不一样且时间也不固定,都是在敬老院病人出院办理相关手续后才打电话通知周医生来医院办公室拿。直至案发,云水医院一共给医生回扣款为现金人民币7万余元。这件事只有他和另一名医院工作人员XX知道,如果他外出有事,就由蔡拿回扣给周医生,后面因为XX的离开,这项工作就由XX负责。

2)证人XX的证言证明,他是云水医院的职工,2011年的一天,他按照老板XX的意思把属于水富中心敬老院住院病人的报审单上交。一段时间后,XX因外出,让他把一些钱和报审单拿给敬老院的周医生,他知道这是回扣款,便按照吩咐交由周医生。从那以后,自敬老院的院民出院办理相关手续后,XX都让他拿钱和报审单给XX,一直到20148月份止。至于总共拿了多少钱,拿了几次,以什么标准拿的,他都不清楚,只是每次拿钱都只有他和XX在办公室,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资料。

3)证人XX的证言证明,他是云水医院的职工,20148月院长XX安排他接手XX的工作,主要是医院住院病人的出院结算。因为水富敬老院的住院病人都是由周医生负责出院结算,他们便没有要求每个病人在报审单签字,全部交由XX让其找周医生签字,至于他们是怎么交涉的他不清楚。

4)证人XX的证言证明,他是水富家声医院的副院长,负责医院的后勤工作。2012年初,他受院长X的委托,以病人住院总费用的10%返回扣的方式联系了敬老院的周医生,以便让其多安排病人到他们医院住院治疗。周医生应允后,陆续安排了敬老院的院民到家声医院住院治疗,他们也按照约定不定时的给周医生返回扣,每次都是由他到X老婆XX处领了钱才给周医生,也没有其他人在场,相关的小票或者单据都被他销毁了。周医生为了感谢他,前后给了他两千余元。

5)证人X的证言证明,他是家声医院的院长,大概2012年,为了增加医院的收入和效益,他们以病人住院总费用的10%为回扣款返给敬老院周医生,以便让其安排敬老院院民到家声医院住院治疗。这件事主要由XX负责,让狄在他妻子XX处领钱给周医生。至于他们联系的具体过程他就不清楚了。

6)证人XX的证言证明,她是X的老婆,大概2011年,X说为了让周医生多安排病人到他们医院住院治疗,便以病人住院总费用的10%返回扣。因为不好做账,X便叫XX每次以打白条的方式从她这领钱,再交由周医生。自此,她不定时的按照敬老院住院病人费用清单上的数目10%的比例将钱拿给XX去处理。

7)证人X的证言证明,她是家声医院的职工,家声医院是从2012年初开始以病人住院总费用的10%为回扣拿给敬老院的周医生,这期间她不定时地将敬老院病人的名字和住院号交给XX,其他的就由XX负责。周医生为了感谢她,前后给了她5000余元。

8)证人XX的证言证明,她是水富县中心敬老院院长,负责全院工作。XX是敬老院的医生,负责医务室工作。XX平时的工作表现非常不错,敬老院的院民生病了,如果是小感冒等,就由XX自己处理;如果病情比较严重,就由XX负责送院民到医院治疗,并负责敬老院住院病人的送医、出院结账的工作,院民住院、出院的时候XX会告诉他,除此之外的情况她就不清楚了。

10.被告人XX供述,他是水富中心敬老院的院医,全面负责敬老院的医务工作。平时工作中主要是治疗敬老院院民的一般性常见病,如果院民病情比较严重,就由他安排送到医院住院治疗。因为敬老院没有与任何医院签订协议,所以关于院民在哪个医院进行治疗就全由他来决定,正因为这样,水富县云水医院的院长XX和家声医院的副院长XX为了让他多安排生病的院民到自己医院住院治疗,分别向他提出以病人住院总费用的10%100-150元每人次为回扣款返现金给他,他应允后,便陆续安排生病的院民到这两家医院就医。自2011年到201411月期间,他收受云水医院的回扣款人民币76700.00元,收受家声医院的回扣款大概人民币一万余元,其中7000余元用于感谢家声医院的工作人员XXX,剩余钱款全部用于个人开支。

(四)判案理由

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敬老院是农村五保供养服务机构属社会福利事业组织,且资金来源于国家财政专项拨款,是政府发挥社会保障职能的充分体现。被告人XX担任水富中心敬老院医生并负责院民医疗工作的职务,其作为国家公益活动的实现者,属从事公务的人员,XX利用此职务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36800.00元,其行为已构成了受贿罪,应依法惩处。XX在尚未受到讯问时,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予以减轻处罚,且在案发后退缴大部分赃款,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综上所述,对被告人XX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XX辩解其收受家声医院回扣款是以每人次100-150元为标准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XX的辩护人苏小敏、邓红全所提出的辩护意见中认为被告人XX具有自首、认罪、退赃的情节且系初犯成立予以采纳,其余辩护意见均不成立,不予采纳。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采纳。  

(五)定案结论

水富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XX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

二、被告人XX已退缴的受贿赃款人民币87300.00元依法予没收,上缴国库;剩余受贿赃款人民币49500.00元继续追缴。 

(六)解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本案中,水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的证据中《2013年事业人员考核登记表》、《事业单位聘用合同》证实XX系事业单位人员。XX担任水富中心敬老院医生并负责院民医疗工作,其作为国家公益活动的实现者,属于从事公务的人员,符合受贿罪的主体要件。

 

         

作者姓名:陈泽琴

工作单位:云南省昭通市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